庭院設計

園林理水手法雜談
文章來源:更新時間:2015/12/2 16:55:56瀏覽量:2015/12/2 16:55:56
造園學家陳從周在《說園》中說“水曲因岸,水隔因堤”,“大園宜依水,小園重貼水,而最關鍵者則在水位之高低”,“園林用水,以靜止為主”。這些均是園林理水的基本原則,十分重要。而如何理水,尚有許多具體手法值得一說。

  園中之水有曠、奧之分。水聚則曠,有汪洋之感;水散則奧,有不盡之意。兩者無所謂孰優孰劣,但最怕不曠不奧,不倫不類。水面如何做得有汪洋之感?水面大固然能有大水面之感;然而私家園林,地不過數畝,如何能生汪洋之感?這還須用手法、意境。首先,要從水邊之物做起,所謂“小中見大”,尺度問題是很關鍵的。水邊之建筑或山石,體量不宜太大,否則水面就有見小之感。浙江雁蕩山大龍湫瀑布下的水塘,看起來似一勺之水,其實它要比蘇州留園中的大水池還大呢!這就是對比,就是尺度問題。反之,若水面確實甚小,也不要強求,干脆做“不盡之意”的藝術效果。所謂不盡之意,就是將水面分成小塊、狹帶,曲曲折折,時隱時現,也別有情趣,浙中或皖南村間小溪之感。如蘇州環秀山莊、拙政園西部等,均有這種水面的情趣。這就叫因地制宜。

  園中之水,須有活氣。如前一篇所說,水要有來龍去脈才活。如蘇州網師園之大水池西北有一曲橋,池水經橋下一直伸向小溝,有不盡之意;同樣,在池之東南也有一橋,水流向南越來越狹,似流向深遠處。拙政園中部大水池,其南、北兩處,也效此法。南京瞻園,南北兩池,在靜妙堂之西有小溪相連,勾活了池水。無錫寄暢園,水池之西的八音澗處有泉眼,確為水源,而又在池之北端做出水灣,似為池水流出之處。這種做法實例不勝枚舉。

  如上所說,水之形全在岸。蘇州多曲池,紹興多方池,風格迥異。方池做法,不必多說了;曲池做法,大有講究。這種池岸,宜曲不宜平直。但曲要曲得有節奏,有大曲、小彎,有緩曲、急轉,不能總是那么一種曲法,像牙齒一般,缺乏情趣。同時,駁岸之石,在近水處應向內凹進,這樣做不但有不盡之意,而且更使岸形空靈、險峻,美在其中。

  水岸用石,宜統一種類,切忌黃石、湖石混用。一般說,湖石岸比較容易處理,因為它本身就是曲折、空靈的;黃石平直,有強烈的實體感,故更難做得好。但也有一種做法是將黃石岸意象出水灘之形,也別有韻味。

  園林中的水面,應當作為“空間”來看待。園中空間,貴在層次,如何做水面層次?基本上有兩種手法,一是做狹,如無錫寄暢園之水池,南北狹長,故在中部知魚檻(半亭)處水面狹一下,使水面分成南北兩部分;南京瞻園之南池,中間狹,而且還做幾塊步石,明顯地將池一分為二。第二種手法是造橋(或筑堤)。園中之橋,固然為交通之需,但它也是分隔水面空間之物。用橋分隔水面,使水面有層次感,而且處理得更為含蓄。如蘇州怡園,水池中間有曲橋。揚州寄嘯山莊水池中有水心亭,亭南有曲橋,亭北有堤與兩岸相連,同時也分隔了水池。無錫寄暢園水池北側,用七星橋將水池隔出一大一小兩個水面。吳江同里的退思園,中間一個大水池,在池東北用曲橋相隔,使水面分出層次;又在南端“菰雨生涼”(軒)處隔出一小塊水面,亦有了層次感。而蘇州拙政園的松風亭,水池之前有“小飛虹”,是廊橋,將水面分隔,更有空間層次感。透過廊橋,外面景致虛虛實實,可謂園林之空間藝術了。

  園林山水,看起來似乎山的視覺形象勝過水;但水卻更有欣賞內涵。所謂山觀其高,水視其流。《紅樓夢》第十七回眾人游大觀園時有如此一段描述:“……院中滿架薔薇,轉過花障,只見清溪前阻。眾人詫異:‘這水又從何而來?’賈珍遙指道:‘原從那閘起流至那洞口,從東北山凹里引到那村莊里,又開一道岔口,引至西南上,共總流到這里,仍舊合在一處,從那墻下出去。’”這種流水手法,可謂妙趣橫生,自然得體。其實園林中用得也較多。南京瞻園,水自園之南的“瀑布口”始,入一小池,然后折向池之西北,變成小溪細流,緣園西向北,過草坪邊流入園北之大水池,然后在池東北穿過小橋一直向北,成一小池,于是又向北流,似入無窮處。蘇州環秀山莊雖以假山勝,但其中水之處理卻也妙趣無窮,彎彎曲曲,穿行于問泉亭及長廊之間,有幾處竟在廊底流過。拙政園西部園,有長長的水廊,水伸入廊底,令人悟出水鄉意境。水從園的西南角之塔影亭的背后開始的,曲曲彎彎一直流向拜文揖沈之齋,然后過廊橋向東流入中部大園之大池。全園之水,好似書法中的一帖狂草,逶迤縈流,妙不可言。

  如上所說,中國園林之水,宜靜不宜動。“……清許周生筑園杭州,名‘鑒止水齋’,命意在此,源出中國哲學思想,體現靜以悟動之辯證觀點”(陳從周《說園》)。水靜,水不見了,但水面上有岸邊物體的倒影,水下可見游魚、水藻等物。在這種現象的背后,還有其哲理內涵。《老子》中說“上善若水”。《莊子》中說“水靜猶明”(“天道篇”)“正則靜,靜則明,明則虛。”(“庚桑楚”)。這種深邃的內涵,對于賞園者來說,能起到潛移默化的作用,可是近時有些人不懂得這個道理,總覺得靜水似乎太平淡無奇,便要搞點噴泉、水造型之類。殊不知這與中國傳統園林格格不入。

  水面可以植荷,使它更有生機。園中植荷,一面能意象到“出淤泥而不染”的高潔情調;另一面也能意象到西子湖之美景,曲院風荷,“映日荷花別樣紅”。但若植荷,往往數年后,夏日則滿池荷葉,失去了水面。這也須用手法:可用大缸數只,植荷于缸內,然后連荷帶缸一起沉入池底(事先設計好沉于何處),缸中之藕便不會瘋長。

  理水之法,貴在意境,故雖有法,亦不能拘于法,還須提高園林藝術修養。但更須提醒的是:水的處理不是孤立的,水須與山結合,也須與建筑結合,如平臺、水榭、水廊、旱船等,都須作整體考慮。
 
QQ在線咨詢
售前咨詢熱線
13708885120
售后咨詢熱線
13708885120
在线不要播放器看亚洲惰色